主页 > 宰执天下 >

笔下文学

  一块被炮弹崩裂的碎砖,直撞在胸口上,保住了性命,却也受了不轻的伤势,而残存的守军更只剩下开始时的一半。

  但李信在见到了迎接他的人时,就推开了搀扶的手,站直了,如同一杆牢牢扎进大地的标枪。

  李信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在家里并不起眼的表侄儿,眉宇间的神情竟有几分韩冈的气质,似乎像一把被深藏鞘中多年的利刃,终于在战阵上展露了自己的锋芒。

  “朝中议政,除了附逆的几人,没来及走的都被害了,逃走的都还没回来。现在只有警察在巡视街道,把守要害。”

  韩锬拉起身边丁兆兰的手,“多亏了有丁兄,我们才能与开封警察配合起来,保住了诸多同仁。”

  “那就你们带人把城中守好,我就不进城了,”李信意兴阑珊的看着残破的兴平堡,“在这里等你爹。”

  熊本和燕达带着刚刚拥立的皇帝匆匆南窜。被他们丢下的东京城,却在韩锬和丁兆兰率领的警察们的努力下,恢复了平静。

  而就在西军接近开封的时候,一支从北方而来的禁军,举着章惇的旗号,在黄河破口的上游处度过了黄河。

  尸体已经被收拾干净,但坑洼的弹坑,满地的碎石,依然在诉说着此前战斗的激烈。

  章惇脸上稍带苍白,气色略差,而韩冈,经常户外活动,倒显得皮肤更黑了几分。

  两人相视一笑,浅淡的笑容中带着生疏和提防,经此一变,过去的信任关系再难回复。

  责任虽然可以推到熊本和燕达身上,但熊本的背后,福建商会的背后,到底有谁在推动?章惇说是在辽国最后的反击中重伤,现在却只是脸色稍微苍白。作为章惇副帅的王厚竟然寂然无声,其中因由引人深思。

  现在双方会面于开封城外,身后数万大军相持。天下的走向,现在就在两人手中。

  “北虏已灭,乙辛授首,万里之内,皆为中国。太平天下,不当坏在宵小手中。”

  章惇试探,韩冈回应,两人两句话确定了底线。理智尚在,国家分裂的局面,对任何一方都并无好处。

  “不,是有人私下里跟我说的,他过去也的确跟人抱怨过。不过昨天我见他。他什么要求都没提。”

  “什么好处可以要,什么好处不能要,什么要求可以提,什么要求不必提。这些事,他们还算是清楚的。”

  章惇沉默了下去,一步步数着台阶,走到最顶端,他扶着被炮弹崩碎的墙壁,“还是玉昆你教的好。福建商会里面,就少这样的人。”

  两天的时间,韩冈和章惇将战前在洛阳达成的协议,进行了新的修正,把大的框架定了下来。

  税收进行彻底的改革,而雍秦商会和福建商会,从今以后可以深入参与到对方的领域,而不得进行干扰。两家商会的银号,则会更深入一步加强合作。相互打破对方的垄断。在明面上,这是一份十分公平的协约,韩冈对此十分满意。

  在当年宫变之后,为防止意外再次发生,太皇太后的寝宫就开始了地下工程。隐秘至极的入口,只有寥寥数人知晓。在深入地底的地窖里躲藏多日,她终于得见天日。损伤了健康,改在了开封城外的园囿休养。

  南逃的小朝廷在进入泗州时受到了伏击,燕达自尽,熊本被杀,伪天子被俘,王太后被营救了出来,回到娘家休养。

  半年前,他们受到的通知,是要他们投票拥立天子,而今天,他们就要选择,这天下,到底要不要皇帝?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